医院门户网站 健康体检中心网 招投标中心网 科室子网站 网上挂号 干部保健中心网 医学教育管理系统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今天是            
 当前位置: 首页 » 门户网资讯 » 记忆.追寻 » 正文
赵翱:开创新业,继往开来
  发布时间:2013-06-13 阅读:2618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核心提示:赵翱教授是我国康复医学事业的先躯者之一,他积极推动了康复医学的学科发展,并且对康复医学教育的正规化作出了巨大贡献。作为安医大一附院康复运动医学科的创建人,他呕心
                           赵翱教授是我国康复医学事业的先躯者之一,他积极推动了康复医学的学科发展,并且对康复医学教育的正规化作出了巨大贡献。作为安医大一附院康复运动医学科的创建人,他呕心沥血,历经操劳,为安徽省乃至全国培养了一批人才,为康复运动医学科的发展壮大做了突出贡献,在我国康复医学界享有很高的声誉。人生的坐标走到这里,有谁会想到曾为普外科医生的赵翱能取得这么大的成就!那么就让我们一同去追寻赵翱教授的人生轨迹吧。
告别繁华,扎根安徽
     建国伊始,百废待兴,那时安徽省的医学院校仅剩余一所省立高级医事职业学校,只能培养初级的护士和药士,医学本科院校则还是空白。1949年12月,在上海的东南医学院响应中共华东区党委 “面向农村,走向内地” 的号召,决定把学校整体搬迁至蚌埠市辖属的怀远县,在那里从事医学教学和医疗工作,服务于安徽的广大民众,支援安徽的医疗事业。那时,一批怀着“建设新中国”这一美好希望的热血青年和学有专长的知识分子,告别了繁华的大上海,来到了当时还相当落后的安徽,赵翱同志就是这光荣群体中的一员。
赵翱是上海嘉定人,1926年6月出生,1946年考入私立上海东南医学院。1949年,当学校要搬迁到怀远时,他还是一名大三的学生。家里人听说他要远离家门随校,便打算让他转学,好留在母亲身旁。可他对学校怀着很深的感情,毅然告别家人,来到了怀远。在怀远,东南医学院的师生们度过了三年极度困苦的生活,但却在改善当地老百姓的医疗条件上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因为当时皖北行署和皖南行署要合并组建新的安徽省,在重建教育布局的要求下, 1952年东南医学院搬迁到新建省会合肥市,并更名为安徽医学院。这年九月,在经历了严格的淘汰制学习后,和赵翱一同入学的30多名医疗系的同学里,仅有15名同学拿到了最后一届东南医学院的毕业证书。由于赵翱的毕业成绩优秀,他被安徽医学院附院录取为外科的住院医生。从此开始了他在安徽的行医生涯。
白手起家,创建科室
    新中国建立后,毛主席提出了“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的方针,鼓励广大人民群众锻炼身体、强健体魄,以便更好地投入到社会主义建设中去。从那时起,中国的运动员们也开始在国际赛场上崭露头角。每当赛场上升起鲜艳的五星红旗,奏响嘹亮的国歌,全国人民建设祖国的热情就会被深深地激起。而运用科学的手段去保障运动员的身体健康、减少运动损伤、提高运动成绩就成为医学保障的重中之重,为此党和国务院决定学习和模仿苏联建立运动医学体系来为运动员的训练和比赛提供保障。为了传播运动医学的知识,1955年,卫生部党组委托北大医院组织了第一期全国医师督导和医疗体育高级师资进修班。安徽省把分到的一个名额给了安医附院,而附院的名额最终是落到了赵翱的身上。作为普外科医生的赵翱怎么也没想到组织会派自己去北京,也许从事运动医学,并非他最初的期许,可白手起家,开拓出安徽省运动医学的那一片广阔天地,立奠基之功,却是非赵翱莫属。
1956年从北京学习回来的赵翱在医院的安排下组建了体疗科,成为国内运动医学领域最早的学科单位之一。建科伊始,筚路蓝缕,赵翱和他的同事们开始了艰苦的创业。当时体疗科主要是参与高校和中学、安徽省体委和省杂技团的运动伤病防治与医务监督上的工作。在业务完成之际,赵翱和同事自制了助木、体操棒、哑铃和站立训练板来给运动伤病患者做功能训练,并且取得的很好的效果。1955年,在上海第一公费医疗医院实习成绩优秀的徐斌铨医生被分到了体疗科,两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一下找到了共同语言。他们勇于实践,立志要从祖国医学中寻找治病救人的良方。“天将降大任于斯人”,1959年赵翱和徐斌铨共同编著的《中医按摩学简编》交于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了,而这一年赵翱33岁,徐斌铨28岁。由于《中医按摩学简编》受到了不少中医老前辈的好评,很快就被各个新组建的中医院校列为参考书目。他们二人收到很多读者的反馈,人民卫生出版社也希望此书能够修订再版,两人商讨后又根据新搜集的按摩手法资料进一步完备图书,并在1963年出了《中医按摩学简编》的修订版。这一年,赵翱还在民间找到了华佗五禽戏的传人戴叶涛,并把他传授的五禽戏编撰成书(与马凤阁合作),终于让这个古代失传已久的导引技法重现人间。
合作编书的经历让赵翱得到了很好的理论训练,也使得他更加重视中西医结合在康复锻炼中的有效治疗。在体疗科,他率先对神经、消化、肢体肌肉多系统慢性病开展了按摩和功能治疗的康复疗法,使不少患者通过治疗减轻了病痛。
上山下乡,下放小甸
赵翱作为一名体疗科的业务尖子,充实而又平静的生活因为文革的发生而被彻底改变。1968年12月,毛泽东主席下达了“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的指示,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就此大规模展开。1969年运动波及到安徽,赵翱和爱人被下放到寿县瓦埠湖畔的小甸公社里去做“下放医生”。
刚到瓦埠湖的时候,公社的卫生院根本没有什么砖瓦房,那里只有饲养水牛用的茅草屋,下雨的时候屋里就成了小溪流!夫妻俩没有落脚之地,只好住进牛棚,后来下放的人员多了,公社才给卫生院盖了简易房子,夫妻俩这才有了一间破草房栖身。公社里是吃大食堂,基本上没有荤菜,就是吃饱饭都是很不容易的。艰苦的生活并没有将赵翱夫妻俩击垮,工作条件的简陋,更让夫妻俩相互扶持、帮助。赵翱的妻子王霞云从1954年起就已经是安医附院妇产科的护士长了,她有着一手很好的接生技术。在下放的卫生院里,往往会碰到难产的病人,这个时候,作为外科医生的赵翱就充当妻子的助手,来缩短接生的时间,减轻病人的痛苦。就这样在四年的下放时间里,夫妻俩相互提携,共同度过了这段清贫的日子,甚至还觉得这样的生活虽苦尤甜。
工作勤勉,创业中坚
1972年,下放回到医院的赵翱没有怎么休息,就又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去。很快,他就把自己和蔡心虹合编的《推拿疗法》一书交给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了。由于文革当中知识分子受到巨大冲击,医院的人才流失很严重,赵翱所负责的体疗科新进了一些工农兵学员和体校学生,对这些不是科班出身的同志,赵翱给了他们更多的关爱。吴建贤主任是76年的工农兵学员,赵翱主任给她争取到去安曼学习的机会,最后她以精湛的医术在阿曼成名。而王斌主任当时是从体校下来到医院当治疗师的,赵翱主任就送他到安医大去上学,让他掌握更多的理论,来加深他对康复疗法的理解,并在临床实践上给予他尽心地教导,每周都对他的手法进行考核,精心的培养很快就让王斌在康复临床治疗中独当一面。
在科室里,有一些医生有重设备的倾向,赵翱主任对此总是说:“医生不仅靠设备,而且还要动脑筋。”在那个年代,医院连基础的设备都紧缺,更别提先进的器械了。所以他就不断要求体疗科的医生必须提高听诊、叩诊、触诊等多方面的能力。同时他还常说,能够利用简单的示意图和通俗的语言向病人解释清楚病情,是一个好医生的基本功。病人只有清楚了才能自觉地配合治疗,效果自然也会更好。
赵翱教授特别重视康复医学人才的建设,他明白人才要成长,就一定要有合适的平台来交流。早在1981年4月,赵翱教授就组织安徽省康复医学界的同仁们创建了安徽省医学会运动医学分会(当时名为安徽省推拿学会),并通过每年的年会为全省的康复医学的同仁提供学术交流的平台。在1983年,赵翱同志还作为安医大运动医学的负责人向卫生部申报安医大运动医学专业人才继教培训基地,并受中国体育科学会及中华医学会的委托,在安徽省举办了2期全国和4期全省运动康复医学培训班,共培训运动医学和康复医学专业人才282人。在全国,安徽省康复医学界都享有极高的声誉。
   安医大附院是教学医院,体疗科除了肩负大量的医疗任务外,还承担着安医大临床医学生在运动医学方面的选修课程。通过理论调研和教学,赵翱发现建立运动医学专业研究生教育的条件已经非常成熟了。经过精心准备,1985年,安医大获得了当时的国家教委授予的运动医学硕士点,并在同年招收了研究生。这在全国都是领先的!1987年,安医大还率先开展了康复医学专科层次的招生。在教学中,以赵翱教授为首的团队非常重视对学生基础知识、基本理论、基本技能的训练。为了提高教学质量,他采取了很多办法,进行了多种尝试,在实习基地的建设上也是煞费苦心。新生刚入学,赵翱教授就开始琢磨他们的实习问题,千方百计地把学生安排到技术力量强、设备全、病种多的医院去实习。
“刻苦钻研,勤于实践”也是安医学生的一大特点,今天燕铁斌、王玉龙、倪朝民、吴毅文、陈惠德、吴建贤等一批安医培养出来的骄子已是康复医学界的领军人物,在全国都有着相当的影响力。
桑榆未晚,为霞满天
1990年,赵翱教授从科室主任的位置下退了下来,此时他所领导的科室已从最初的5张病床发展到50张,诊疗的范围涉及到神经内科、神经外科、骨科、儿科、呼吸内科、心内科、老年病科等多个学科的常见病和多发病,并在神经系统疾患、运动系统疾患、呼吸系统疾患和儿科疾患等领域的康复治疗上居于全国先进和省内领先的水平。但赵翱教授并不满足于这些,为了推动康复继续教育的发展,他利用他在中国康复医学界的学术地位,积极和香港复康会合作,并获得WHO(世界卫生组织)的授权和帮助,在安徽分别举办了一期“全国康复治疗专业证书班”和三期“WHO康复治疗师培训班”,为全国各地共培养了200多名具有现代康复理念和操作技能的专业人才,为推动康复医学的学科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赵翱教授是主张和进行申报康复医学正规学历教育的早期倡导者,他积极响应由香港复康会主席方心让先生倡导的国家卫生部与WHO香港复康协作中心制定的“十年千人计划”,促成安医大与WHO香港复康协作中心合作,于1992年-1997年间举办了3期“实用康复治疗培训班”和3期“短期康复培训班”。在每一个进修班上,赵翱教授都亲自拟定教学计划,精心编写讲义。80岁高龄的他一直坚持进修班的教学,并亲手指导临床检查操作,热情与学生交流、互动,为全国培养了一大批康复医学的专业人才。由于赵翱教授在康复运动医学上的卓越贡献,他还担任了中国体育科学学会的常务理事,中国运动医学学会的常务委员,中国运动医学杂志的编委,世界卫生组织康复医学专家组顾问等职务。在这些兼职的工作岗位上,赵翱教授都表现出一名共产党员和一个老运动医学医务工作者持之以恒、勤劳奉献的优良品质,为中国康复医学事业的发展做出了力所能及的贡献。在诸多的荣誉面前,赵翱教授从来都是虚怀若谷,他一直都认为安徽运动医学事业的发展并不是他个人的成就,而是安医大几代师生和同事们共同奋斗的结果。他特别关心和鼓励年轻学子喜爱康复运动医学并努力践行,只有这样,才能够为运动医学的持续发展提供新的动力。
    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的赵翱教授直到逝世,都还没怎么过得上清闲的日子!他一直都关心着安医大的康复教学工作,他深知,领先的学术地位需要不竭的求知动力和卓有成效的实际行动才能实现!为了把安医附院建设成安徽省的康复医学中心,他真是竭尽全力,奉献出毕生的心血。作为一个睿智的学者、优秀的领导者、杏林春暖的良医、桃李满天下的名师,和一个忠诚于中国运动医学的先行者和守望者,在60年间的不懈追求中,赵翱教授的一生都已经和康复医学这个学科紧密相连,难舍难弃。人生中的起伏在他的生命历程中绽放出无比灿烂的光辉。从立志从医到随校迁移,从上山下乡到创建科室,每一步都让我们看到一个坚定卓越的医者、扎实认真的学者、敦厚热忱的师者。他就像是温暖的阳光,散发着力量,感染后来人在他的基础上不断奋进。
撰文:段文超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下一篇: 李从瑛:从业五十载瑛华耀安医
上一篇: 工会:我院羽毛球协会组队参加大学第四届教职工羽毛球比赛

Copyright © 2013 www.ayfy.com 版权所有 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地址:合肥市绩溪路218号  邮编:230022  电话:(0551)62922114  传真:(0551)63633742     皖ICP备11004440号  全程网络支持:安徽炎黄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当前在线人数: 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