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医院门户网站 健康体检中心网 招投标中心网 科室子网站 网上挂号 干部保健中心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今天是            
 当前位置: 首页 » 门户网资讯 » 记忆.追寻 » 正文
戴葆源:情系安医六十二载,献身护理无怨无悔
  发布时间:2013-06-13 阅读:8039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核心提示:对戴葆源主任最初的印象,源于那天下午护理部的李伦兰主任打电话为我联系老人采访事宜,放下电话李伦兰主任对说我:老主任还惦记着我们呢,说快要三甲复审了,要我们一定要
 
对戴葆源主任最初的印象,源于那天下午护理部的李伦兰主任打电话为我联系老人采访事宜,放下电话李伦兰主任对说我:“老主任还惦记着我们呢,说快要三甲复审了,要我们一定要出去学习,去北京、上海学习!”
待见到戴葆源主任,是在一个闷热的下午。我看见满头银发、身材瘦小的她从家里走出来,伸手就准备去搀扶,她却让开我说:“我自己走。”然后迈开步子把我远远甩在身后,那矫健的身姿,怎么都不像是一个81岁高龄的老人。“我们都是跑出来的,所以有这样的身体。”她笑着对我说,一口软糯的吴语,话语轻柔,语速很快,思维敏捷。我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戴主任就先问我了:“你们现在有多少科室?有多少护士?……”随着话题的展开,她对安医护理的那份殷殷之情,深深感染了我……
从杭州来到合肥的江南女子
1931年11月,戴葆源出生在地处苏浙沪交界的嘉善县城。戴葆源的父亲在一家米行当经理,日子虽不富裕却也衣食无忧,一家人其乐融融。然而不幸的是,戴葆源两岁的时候父亲因病去世。父亲的离去使这个家庭陷入困境,母女俩不得不投靠到外婆家。戴葆源舅父是中医,姨父是西医,外公是律师。有亲戚们的帮助加上母亲帮舅父打理家务获得的补贴,生活得以维持下去。戴葆源七岁的时候,日军侵入浙江,嘉善县城沦陷。戴葆源就在这种动荡不安的时局下,靠着亲戚们的资助断断续续念完了小学和中学。
1947年,中学毕业的戴葆源为了能学得一技之长,尽快自立,就和几个同学一起,到杭州、南京等地参加考试,先后被浙江省立杭州高级医事职业学校以及南京药学中专录取。考虑到杭州离家交通方便,戴葆源进入了浙江省立杭州高级医事职业学校助产科学习。
浙江省立杭州高级医事职业学校(浙江省卫生学校前身)始设于杭州,创立于1912年,创始人兼校长王吉人毕业于日本国立千叶医科大学,为了让敌后流亡青年有学习的机会,他不遗余力,在抗日烽火中坚持办学,为社会服务。“八·一三”上海淞沪战争爆发,11月日军进逼杭州,浙江医专全体员工及学生仓促离杭,多地辗转,1946年8月,学校重迁杭州。这是一所有着爱国传统而又学风严谨的学校,对学生严格要求到苛刻,学生在校期间的每门课都要达到70分才算通过,甚至有同学因为体育不及格而留级,实习时连便盆都要擦得像镜子一样,互相检查,没有异味才算合格。可以说,当年学校的严谨学风对戴葆源后来严谨的工作作风影响至深。
1949年5月,杭州解放。此时,戴葆源的助产科课程已经完成,需要进医院实习了。当时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参军热潮,戴葆源也不例外,立志参军报国,但因为她是独生女,老师不让参加,无奈未能如愿。于是返回学校,在学校附设的产科医院完成了实习,毕业后留校,在学校附设的产科医院工作。
此时,在离杭州不远的上海东南医学院(现安徽医科大学的前身),正在为响应中共华东局发出的“面向农村,走向内地”的号召而积极筹备,准备内迁往安徽怀远,并接收原美国教会遗留的民望、民康医院。1950年元旦,在院长汤蠡舟的组织领导下,东南医学院附属医院宣布开诊,设床位100张,开设外科、妇产科、耳鼻喉科、眼科等科室,补充教师和医务人员是当务之急。由于当时的安徽比较落后,汤蠡舟院长便四处联系,想尽办法动员亲友和同事来怀远。5月,已经工作的戴葆源受姨父汤蠡舟的邀请,离开杭州,来到东南医学院附属医院妇产科工作,做护士及助产士工作。当年的妇产科条件很差,规模也不大,只有10张床,2名医生,4名护士。而且皖北跟苏、浙、沪相比,条件相差太多,于是也有同志坚持不住,情绪上开始波动,甚至那位来自上海的护理部主任,也因为吃不了这份苦而离开了安徽。
年轻的戴葆源却从未想过要离开。她从素有“天堂”之称的杭州来到怀远,不叫苦不叫累,沉浸在建设美好新中国的巨大激情中,除了病房工作,还多次跟着医疗队下乡巡诊。
   19507月淮河流域发生了严重水灾,蚌埠以上各站洪水位均超过1921年、1931年。戴葆源立即参加了医院组织的救灾医疗队,救治灾民。在那场洪灾中,学校和医院共派出115名师生员工,救治灾民61000人次,被皖北人民称为“共产党和人民政府派来的好医生”。
1951年6月,经中共华东局卫生部批准,私立“东南医学院”改制为国有的“东南医学院”。1952年8月,学校及医院从怀远迁至合肥前大街(现省总工会的位置),接收了原“皖北人民医院”平房,经过整顿后宣布开诊。当时的医院,只有几间平房,几座院子,条件还不如怀远;年轻的戴葆源上夜班路上踩在荒草丛中,脚边会不时窜出一只老鼠,巡视病房时靠提着马灯来照明。没有自来水,靠自己挑井水;也没有娱乐,偶尔合肥街上会在露天的地上放一场《白毛女》,大家都高兴得像过节,纷纷跑过去看。
1951年9月,医院在德胜门外东南岗划定新址,开始兴建医院主楼及辅助用房、宿舍。1952年8月,医院迁入新址(现绩溪路210号),同年10月,得到安徽省政府批准,学校更名为“安徽医学院”,“东南医学院附属医院”亦更名为 “安徽医学院附属医院”。至此,医院渐具规模,有了一幢三层的外科楼、两栋一层的肺科和耳鼻喉科病房,加上学校的教学楼,学校和医院形象大为改观,成了合肥的标志性建筑,外地的、本地的人都赶过来参观,合影留念。
崭露头角,年轻的领头雁振翅高飞
1952年,戴葆源因为工作认真负责,表现突出被选举为妇产科副护士长。1953年,被提拔为妇产科护士长。当时戴葆源已怀有双胞胎,行动艰难,妊娠反应严重,但她一直坚持工作,每天带着护士姐妹们在病房里穿梭,除了病房管理工作之外,她还拖着沉重的身子给病人做生活护理,洗头、擦浴、喂饭,一应大小事务,无不亲力亲为,在病区及医院树立了良好的声望。她以科室为家,因为吐得厉害,她就吃病号饭,吃半流质,吃了就吐,吐了再吃,就这样也没有请过一天假。
当时的妇产科,其实就是聚集了女性病人的外科病房。一个大房间,住着20个病人;一个病区住院牌有七、八个样子:妇科,产科,婴儿室,产房,眼科,耳鼻喉科,骨科,普外科,总而言之,凡是女性外科都住在这里。一天最少五台手术,当年的条件下做手术比现在艰难得多,没有如今的诸多高科技材料和新手段,所有的手术靠的是医生精湛的医术和护士精心的护理。那时张锡祺院长做眼科手术用的还是老方法,术后用两个沙袋往病人的脑袋旁边一架,头不许动,虽然病人只是眼科手术,全身并无大碍,却都需要护士来喂水、喂饭,护士工作任务非常繁忙。还不算接生的,有一次戴葆源和另一个护士一天为12名产妇接生,到下班时腰都直不起来了。
五六十年代的医院,病房里是没有陪客的,病人的吃喝拉撒全靠护士照顾。不但重病人需要认真细致的看护,即使是轻病人,也需要诸多照料。当年的静脉输液所用的钢针不像如今的头皮针容易固定,穿刺以后病人的手臂就被固定起来,不能动弹,所以病人喝水、吃饭、如厕都需要护士照料。重病人在床上擦浴,轻病人则由工人挑水到洗澡池,每人洗完后消毒、擦净。
当了护士长的戴葆源肩上的胆子重了。每天,她早早来到病房,七点半准时带领护士做晨间护理,等到八点医生查房时已经整整齐齐干干净净,查房时病房里一片寂静,除了病人的声音不会有别的声音。护士长也要拎着体检篮跟随查房,体检篮里压舌板、手电筒、叩诊锤、听诊器,冬天还有热水袋,供查体时随时取用。当时的医护人员多来自老东南,英语水平都很高,查房、交班、下医嘱、记病历都是英语。护校上学也都学习英语,用医用护士英语会话。主任们查房常用英语,说一句“To be discharged from hospital”,护士长就知道这病人要出院了。用英语,方便医护之间交流,也保护了病人的隐私,同时因为病人听不懂,所以也避免了一些不必要的误会或纠纷。
1954年10月,安医二院(即现在中医附院位置)成立,戴葆源被调到二院筹建儿科病房,任儿科护士长。她带领着十二名护士,把个有着四十几个病人的儿科病房管理的井井有条。除了执行医嘱完成治疗外,她们还要承担家长的角色,把小床,小桌子,小玩具,小椅子排得整整齐齐,收拾得干干净净,她们给孩子喂饭、洗脸、洗澡,带孩子们做游戏,有些小病人如白血病的孩子由于长期住院停学,她们还负责给这些孩子补课,节日里,还要组织孩子们开联欢会,把病房变成了孩子们忘记病痛的欢乐园地,成了孩子们的“临时家长”。
 “当年苏联的一个儿科专家过来,看到我们这里的孩子都干干净净的,孩子们都有玩具玩,吃得很好,住的也很好,很是夸奖呢!说没想到安徽有这么好的儿科病房呢!”时至今日,戴葆源老人想起当年,犹自激动不已。
戴葆源在小儿科做了8年护士长,总结了一套培养“儿科专科护士”的经验,她制定了培训计划,凡新入科、轮转定科的护士都需要按照相应的计划进行培训,掌握儿科的专业知识和技能。在戴葆源的严格要求下,儿科的护士也都是业务能手。一次,病房急诊收治了本院一位医生的孩子,她高热惊厥十分危急,做了各项检查和用药都未见好转。当时病儿无明显的肠道症状,但几位儿科高年护士问了病史考虑到是否会有肠道感染,于是她们取了一根棉签,在孩子肛门里拭了一下,棉签上沾着脓血,送检后确诊为爆发性菌痢,医生立即采取紧急抢救措施,孩子转危为安。对此,儿科主任对儿科护理工作给予了高度的评价。
1957年,戴葆源参加了由护理学会组织的进修学习,前往北京协和、天津等各大医院小儿科,学习临床护理及护理管理,跟班学习。1960年,她把工作总积累的“儿科专科护士培养”的经验梳理成文,在中华护士学会安徽分会年会大会交流,受到广泛关注,各地同行纷纷前来参观。她这些经验今天依然值得借鉴,也和今天卫生部提出的“培养专科护士”的做法不谋而合。她所带领的儿科病区因为成绩突出,三次被评为“先进科室”,本人也2次被评为“社会主义建设积极分子”,获得“跃进”一等奖金。
1961年,她被提拔到护理部工作,任总护士长,负责全院护理工作。
同年5月,阜阳产妇谭学英临盆前在县医院检查得知,她怀的是四胞胎,母子身体状况都很不乐观,由于当地的医疗水平有限,省里的有关部门非常重视,省妇联紧急联系安医附院,派妇产科专家和儿科专家乘专机到阜阳接来产妇母子,设专人诊治护理,谭学英诞下三男一女四胞胎。产后的谭学英身体健康再度恶化,省里为奖励这位“英雄母亲”,决定免费给谭学英母子治疗。戴葆源作为妇产科和儿科护理专家,又是护理部负责人,和护士蔡荣淑等一起,竭尽全力照顾产妇和患儿。当时正处国家困难时期,但由于有省里的特许,向省农学院申请到特供的牛奶。对这来之不易的牛奶,戴葆源多次亲自跑到农学院去取,生怕在路上出了一点差池。1962年5月,经过为期一年的精心护理,四胞胎健康地度过了一周岁生日后,由儿科专家杨世宽医师、戴葆源总护士长、蔡荣淑护士等护送回阜阳。四胞胎的诞生、病危和康复,在当时成了轰动一时的新闻,连越南的劳动党主席胡志明也送来礼物表示祝贺。
1958年9月,经省卫生厅批准,安徽医学院开办了第一届医疗系夜大班,学制五年,只录取33人,1959年4月正式上课。为了更好地做好护理工作,为从事护理工作打下更坚实的基础,她通过努力考上了安医医疗系夜大学。戴葆源非常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每天白天上班,晚上上学,把两个年幼的女儿和老母亲丢在家里,克服种种困难去完成学业。 1964年4月,她从医疗系本科毕业,同年晋升医师职称。但戴葆源依然在护理部任总护士长一职,并表示要继续从事本专业工作。
上山下乡,亦医亦护,“比教授还有名”
1969年,“上山下乡”运动如火如荼。医院被拆散,五分之四的人下乡,五分之一人到省立医院。戴葆源积极响应“上山下乡”的号召,和爱人蔡天沛、同事戴秀萍、干自强一起,带着两个上初中的女儿,义无反顾地来到金寨县前畈公社医院工作。在那个特殊的年代,戴葆源是全家出动到了金寨的,她并不知道,这一去是否还能够回到合肥;是否还能够回到安医的护理岗位?
当年的金寨县前畈公社医院条件异常艰苦,医务人员很少,药品设备都很缺乏。省城来了医生的消息不胫而走,当地人纷纷来求治,也不管你的分工是什么,在他们眼里,这些人都是专家,所以什么事情都会找他们看。
戴葆源虽然分配的是护理、助产的工作,但是为了更好地解除人民的痛苦,戴葆源就在实践中刻苦学习,她既当医生又当护士,既做护理和助产工作也处理一些异常分娩等产科手术,化验;诊断;输液;上台手术做助手;拉产钳,内、外、妇、儿样样都看,成了名副其实的全科医生。
一次戴葆源巡诊到一位农户家,正好看到一位产妇刚刚生完孩子就起来烧饭,戴葆源一眼看见产妇的裤脚下掉下一只筷子,走进一看,不得了,居然是脐带。她心说不好,连忙挥手:“快,快上床躺着!”原来产妇生完孩子后,也不懂得还有胎盘娩出的道理,家中又无人做事,就自己起床烧饭了。戴葆源扶产妇躺上床,伸手一摸产妇的小腹,又涨又硬,她心里有数了,这位产妇一定是尿潴留导致子宫收缩不全,胎盘未排出。戴葆源连忙给产妇插了一根导尿管,尿液一排出,随后胎盘就娩出了,避免了一场产后大出血的悲剧。
1969年山里发大水,粮食欠收,很多人吃不饱。有个淮南插队知青因为实在饿得受不了,暴吃了生玉米和南瓜造成急性胃扩张,痛苦不堪,奄奄一息。蔡天沛医生巡诊发现后,认为他的情况很危险,必须立即做手术。可是当时的公社医院,说是医院,其实也就是一个四面透风的换药室和一个小药房,条件极为简陋,根本没有手术的条件。一般情况下,这种病人都是当地人立刻抬到湖北僧塔寺公社医院,那里的条件相对好多了,可以做普通手术。但是当时这个知青的情况已经非常危险,经不起跋涉。于是他们立即联系下放在六、七十里外邻近公社的安医外科医生吴又和李祖慰,决定就地手术。两位外科医生连夜冒险翻山越岭,往后畈医院赶。这边戴葆源、戴秀萍等积极准备,消毒换药室和下放时安医给他们配备的器械,通知小电站夜里继续供电。几个公社的下放医生共同组成手术组,分别负责麻醉、器械巡回、手术、辅助检查等工作,当地的医生站在外围用很大的手电筒与白炽灯共同组成“无影灯”,经过一昼夜的抢救,挽回了一个年轻的生命。当年的男孩,如今已人到中年,身体健康,不忘当年的恩情,经常来电话问候他们。
金寨县前畈公社和后畈公社地处安徽省与湖北省交界处,中间隔了一个天堂寨。那里没有公路,交通闭塞。当年下放在前畈和后畈公社的六户安医人都是先坐车到湖北僧塔寺公社,再从那里翻山越岭去前畈和后畈公社。公社离县城150多公里,山高路远,去县城全靠两条腿。县里对安医人很重视,经常分配任务,新兵体检、会诊,翻山越岭成了常事。党员更忙,经常要去县里听报告,参加学习班,有时刚从县里跑回家,开会的通知又到了。有一次,放射科干自强医生和几个公社干部从县里回来,遇上下大雪,山路极为难行,又冻又饿,回到家就失去了知觉。后来干自强医生患了肺结核,必须减轻工作,蔡天沛医生上山后得了高血压,因此平时出诊多数由戴秀萍和戴葆源轮流去,时间久了,当地农民都记住了这对同姓姐妹,看病都找他们,以致同事们都说这对同姓姐妹比教授还有名。1971年,她们都被评为金寨县上山下乡积极分子。
大别山虽然生活贫困,交通不便,但民风淳朴。在大别山的4年里,当地人给了他们最淳朴的保护和尊敬,而戴葆源他们则用自己的爱心和医术回报着当地人的真情,彼此之间结下了深厚的情谊。直到现在,她和当地人依然保持着联系。
大别山归来,我还是做我的护理吧
1973年戴葆源从金寨返回合肥,在医务组(医教科)负责医务工作(当时医院未设护理部),同时负责护理工作。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全国各大医院改变了“医护不分”的状况,纷纷恢复护理部。1978年7月,医院重新恢复护理部,院长到医务组找到她,问她能不能来主持护理工作。那时,戴葆源虽然已有医师职称,也随时可以去做一名医生,但她心里却始终放不下护理事业。于是她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再次走进了护理部,继续主持全院的护理工作。
经过十年浩劫后的安医附院,护理管理工作几乎变成了一片空白,人员素质也是参差不齐。医院里新进的护士大部分是只经过2个月培训的“护训连”的护士,基础理论和操作技能都很差。戴葆源深知此种情况,护理质量和护理人员的素质必然不会高,管理好医院的护理队伍,必须从提高护士素质抓起。1979年开始,她在院领导的支持下,同省卫生局联系,开始着手办夜护校。她带领护理部的同志举办了两期夜卫校,把第一届、第二届护训连的护士共120多人进行了正规的培训,使护理人员业务水平逐步提高,护理质量也大为改观。夜护校名声传开了,其他临床、医技人员也纷纷要求有个学习的地方,当时的刘院长建议将夜护校的规模扩大,改为业余卫校。在那个人才青黄不接的年代里,戴葆源组织的夜护校,为医院输送了大量人才,而且这批从夜护校毕业的护理人员以夜护校为起点,陆续到夜大继续学习,深造,不少都取得了骄人的成绩。
为了使基础护理技术操作更为正规和统一,戴葆源四处奔走,寻求支持,最后在学院教务处、护校的帮助下,组织了几名护理骨干力量拍摄了2部护理教学电视片,分别为《注射法》、《无菌技术操作规程》,这两部护理教学片在1980年作为全国护理教学会议的交流材料进行交流,引起了一片轰动,参会的人员纷纷说:“没想到安徽能做出这么漂亮的电视片!”后来此片被省内外护士学校广泛采用。
戴葆源对护士的培养非常重视。新分配的护士,必须经过一年的轮转,经过各科室的考核、评价合格,再结合护士的表现、性格、特长定科。定科后再进行两年以上的专科培训,才允许参与实习生带教。对于外院调入医院的护士,她也不放过,都经过严格考试、轮转,之后根据个人的表现定科室。
在管理方面,她首先恢复了全院各级护理人员的业务学习制度,统一了护理技术操作规程,制定并严格执行了各项规章制度,按照制定的标准,护理部定期检查,各科室也组织对口检查,互相监督。在人员管理上,她实行护理部主任——科护士长——护士长三级管理制度,大大提高了管理的效率。所有的制度她都要求严格实施,并亲自监督。每天十点以前,在护理部是找不到她的,因为她一定会穿梭在各病房,查看各病区的护理工作情况。经过整顿,护理工作有了明显提高,1979年,护理部被评为院先进单位,她也被评为先进个人。
在工作上,戴葆源的认真和严厉是出了名的,认真严厉到了每一个细节。谁要是衣冠不整或者没有严格执行操作规程被她撞见,一定是一顿狠狠的批评。主班护士写字不好也会挨批,“回去把字练好了再上桌子!”戴葆源在工作上对护士绝对是要求严苛,但是,在生活上,她又对护士关心爱护,她记得全院所有护士的姓名,性格特征,甚至家庭情况;她从生活上、思想上去照顾她们。当年的护士待遇并不高,曾有四名护士各自携家带口地住一个屋子里,戴每次去她们宿舍,都忍不住掉眼泪。护士的境遇深深触动了她,一次又一次,她奔走在不同的领导之间,为护士的待遇、职称、以及护士子女的工作就业问题奔走。有个护士失恋一时想不开,半夜从四楼跳下来,幸好楼下是菜地,造成了腰椎压缩性骨折,在骨科住了一年多才恢复过来。戴葆源怕她想不开,经常过去给她做思想工作,问她上海有没有可以投靠的亲戚,只要她愿意走,护理部一定放人。在那个调动很困难的年代,这是非常不容易的。后来该护士在上海工作、成家,生活得很幸福,也一直对戴葆源心怀感激。所以当年的护士们,提起戴葆源主任,都说对她是“又喜欢又害怕”!
1978年6月,中华护理学会安徽分会恢复大会和常务理事扩大会议在合肥召开,戴葆源出席了这一有重大历史意义的会议,并任常务理事。
执鞭护理教坛,桃李开满天下
1981年1月,刚刚把医院护理工作理顺,走上正轨的戴葆源接到通知,调动到医学院工作。戴葆源虽舍不得护理部工作,但是作为一名老党员,她绝对服从组织的决定,顾全大局,根据工作需要,戴葆源来到安徽医学院,在教务处任秘书,承担医学教学的管理工作。1982年她开始开始筹备夜大高护班,任护理专业教学组长。在报批的同时,戴葆源着手制定教学计划、确定培养目标、课程安排、以及聘请教师诸多事宜。1984年开始招生,首批开设了高级医学技术和高级护理两个专业,从参加成人高考的学生中,共招收了77名学生。为了让夜大学的教学质量有所保障,戴葆源利用自己在护理学会的地位,请省内的知名专家和护理学会老师到夜大学讲课;并联系各医院的护理部主任安排学生的临床实习,使这些夜大学的学生所受的教育一点儿也不比统招的大学生差。戴葆源在夜大学工作期间,一如既往地严格要求学生,制定了一系列严格的规章制度。夜大学的实习部分涉及内、外、妇、儿、B超、心电图、胃镜室各科,还要完成病区讲座、书写责任制整体护理病历,实习鉴定由各科室签字,护理部签字认可后,回到学校才能发证。当年夜大高护班培养了不少学生,如今都已经成为临床上的骨干力量,有的走上了护理管理岗位,有的成为临床护理专家。
88年,戴葆源光荣退休。但她没有离开岗位,返聘成教院发挥余热,继续工作到1995年才正式离开她钟爱了一生的护理事业。
退休后的戴葆源在家安享天伦之乐,终于过上了休闲的日子。喜爱音乐的她也终于有功夫可以坐下来,打开电唱机,装上她珍藏了多年的磁带,听一听《蓝色多瑙河》和《我的太阳》,也跟着唱几声关牧村的歌。但她人虽然在家中,心却系在医院,每当学生、老同事来往,她都忘不了问一问医院的情况。
戴老深情地说:“我算是土生土长的安医人,我是安医培养出来的。从一个普通护士到护理负责人,我只是完成了应该完成的工作。回首从前,我工作38年一直从事护理工作,从未离开护理,我热爱这份工作!”(执笔人:戴芬)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下一篇: 朱一元:一位皮肤科专家的职业追求
上一篇: 李从瑛:从业五十载瑛华耀安医

Copyright © 2013 www.ayfy.com 版权所有 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地址:合肥市绩溪路218号  邮编:230022  电话:(0551)62922114  传真:(0551)63633742     皖ICP备11004440号  全程网络支持:安徽炎黄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当前在线人数: 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