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医院门户网站 健康体检中心网 招投标中心网 科室子网站 网上挂号 干部保健中心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今天是            
 当前位置: 首页 » 门户网资讯 » 记忆.追寻 » 正文
许学受:静水流深 一心一境
  发布时间:2013-06-13 阅读:6642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核心提示:我是一名医生,是服务于病人的,这就是我生命的全部意义所在。离开它,我什么都不是。 许学受 我做了我该做的工作,我只要活着,还要做一些事情,来报答党和国家给我这么多
我是一名医生,是服务于病人的,这就是我生命的全部意义所在。离开它,我什么都不是。
       ——许学受
    我做了我该做的工作,我只要活着,还要做一些事情,来报答党和国家给我这么多的荣誉。
                                                ——许学受
             
    作为晚年享有盛名的老人,许学受的身份有很多:从政治上看,历任安徽省人大代表、全国人大代表、安徽省政协副主席、中国致公党安徽省第一任主委;从事业上说,我国著名的呼吸病专家,安徽医科大学资深教授,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呼吸内科创建者和开拓者,《临床肺科杂志》创始人兼主编,年近九旬,在全国第四届呼吸科评比时还得到我国呼吸医学行业最高奖项“中国呼吸医师奖”。
回溯悠悠岁月,在高尚和信仰中穿行,时间的这枚“印章”在老人的身上烙下了深深的八个字——静水流深,一心一境。不需要过多的评价,足矣!
每一个阶段,他都收获了硕果;每一个角色,他都演绎出了精彩。聆听老人的故事,顿生崇高的敬佩。经历虽有波折,却始终保持着昂扬的进取之势,驱使他持续前行的不是荣誉和头衔,而是“一位医学专家对我国结核病防控的那份责任”。
 
父亲的教诲、恩师的点拨成就一生的事业
谈及与医学及肺科事业结缘,不得不提到两个人,一个是他的父亲,另外一个就是他的恩师吴绍青教授。
1922年10月,许学受出生在江苏省武进县一个中医世家,自幼饱读诗书。1937年,中国人耻辱的年代,日本人的铁蹄踏进了国门,兵荒马乱,民不聊生,流离失所,13岁他跟随父亲来到上海。父亲是中医,希望自己的儿子学医,一方面可以继承父业,另一方面在父亲认为,身有一技之长,即可走遍天下。父亲给他的这句教诲,成了他一生的座右铭,也伴随了他的一生。
医学,是治病,是救人,是一技之长,他明白了这个理。1942年,许学受考取了南京中央大学医学院,四年后转入国立江苏医学院(现南京医科大学)。1948年,完成学业后的他来到江苏医学院当了一名内科医生,两年后被派到上海第一医学院参加高级师资内科进修班,在那里遇见了影响他一生事业的——我国卓越的肺科专家、防痨事业创始人之一的吴绍青教授。或许是许学受的才华出众,勤奋好学,或许是吴绍青教授的独具慧眼,一天,吴绍青教授问许学受:“你愿意和我一同干肺科吗?”“我愿意!”许学受几乎不假思索地立即答应了。
老师的点拨让许学受心中的火苗突地一跳,随即便毕毕剥剥燃烧起来……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安徽筹建安徽医学院,安徽省邀请上海专业人士过来创建,应时任安徽省委书记曾希胜的邀请和安徽医学院创建人李广涛书记亲自到上海邀请,并在吴绍青教授的推荐下,许学受来到了安徽医学院。安徽当时被称为“中国的乌克兰”,在当时的上海人看来,这里是穷乡僻壤,从繁华的大上海到落破的安徽,许多人不理解,但许学受意志坚定,立志来到安徽创业,因为,对他来说,这里是他的事业,有他为之奋斗终身的事业。这一来就是六十多年,把自己的青春热血奉献给这片热土。尽管一路走来,历经坎坷,但他从没有后悔自己的选择。
安徽有了自己的肺科
1952年10月1日许学受来到医院工作。当时医院只有几栋小平房,唯一一幢病房大楼,楼下的东边为内科,西边为儿科,楼上全部是外科病房。那时的科室也比较少,还没有肺科。上世纪五十年代,贫穷落后的安徽正是结核病流行的重灾区,死亡率极高,肺科医生奇缺。许学受立志从事肺科专业后,就将解救千百万“十痨九死”的肺结核病人作为己任。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许学受提议建立肺科,安徽的肺科就此从这里起步。
肺科创办之初,依附于内科,只有20张病床。不久,迁到西隔离病房,有独立的30张病床。内科医生和护士都不愿意到肺科工作,因此只好采取轮转的办法。
许学受挑起了创建医院肺科的重担。他清瘦的身影马不停歇地穿梭于门诊、病房。上午查房,下午去长江路肺科门诊,晚上还要去病房观察重病人和新病人,这是雷打不动的。门诊、病房、教学、科研等工作都由他负责,每天的工作量很大。鉴于结核病是慢性病,科室还定期召开病员座谈会,畅谈住院心得,宣传卫生常识,这项举措渐渐地被别的科室仿效,时至今日,由科室发展到医院,病员座谈会就这样沿袭下来。肺科的病房管理在当时医院各临床科室首屈一指,连续十年被评为先进科室。在许学受努力下,安徽肺科开始在全国占有重要地位。
用口吸出病人的血痰
一位患者患大叶性肺炎,又有菌血症,经常发高烧,采用青霉素、氯霉素等有效药物进行治疗,但体温仍不下降。许学受仔细观察病变情况后经过认真研究,大胆采用中医古方“千金苇茎汤”为病人服用治疗,很快使病人体温下降,恢复正常。这个古方,许学受应用于支原体肺炎和各种支气管肺感染的治疗,获得了突破性的疗效。
一位重病患者,因大量咳血,被送到医院抢救,血块正好堵住了气管,病人呼吸不畅,脸色发钳。危急时刻,许学受来不及多想,立即用嘴帮病人把血块吸出,连血带痰一连吸了好几口,病人终于缓过气来,在场的病人家属非常感动。对这样血块阻塞气管濒于窒息死亡的严重肺痨患者进行口对口的人工抢救,吸一口病人的血痰,每毫升有上10万个结核菌吸进自己的支气管内,这是以付出自己的健康为代价的。有人问许学受:“这样您自己不也要得肺结核吗?”许学受淡淡地说:“做肺科的医生就是准备自己害肺病的。”
海南的一位患者,从报纸上知道了许学受,他写信给许学受流露出痛苦和绝望。许学受立即给他回信鼓励,详细地告诉他有钱与无钱的治疗方案,不久患者好转了,在给《安徽日报》感谢信中这样写道:这件事使我感到社会主义的无比温暖,一位著名的医学专家,能对一个无名之辈这样体贴关怀,古今中外哪里去找,这好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这不是金钱关系,不是地位高低的关系,更不是权势门第的关系,而是以普通人的身份,平等相待,为人民服务的同志关系,这使我重病之身得到了千金难买的极大温暖和安慰。
有一件特别值得一提的事,1952年许学受到安徽后,安徽医学院新招收的学生中有的害了肺结核病,按当时规定,这些学生必须退学,眼看一些学生将要失去求学机会,许学受心如刀割,他知道这些学生十年寒窗考上大学不容易,如果治好了他们的病,他们将来都是安徽的医学人才。他以一颗救人、爱才之心,向院党委提出,把这些学生留下来,专门盖简易房子让他们住进去,和健康同学隔离由他来治疗,这些患病学生边治疗边学习,之后,奇迹般地恢复了健康,并且顺利完成学业。他们中不少后来都成为省内外主任医师和医学专家。
不断学习成为终身习惯
 许学受一生爱书,往往因为买到一本便宜的好书高兴几天,几十年来,他积累了四大橱中、英、日等专业和技术书籍。多年来,无论是临床还是基础,无论是本专业还是其他专业,他无一例外都要涉猎。他说:“虽说我们是专科医生,但病人可能伴发各种其他疾病,所以我们要不断地学习,才能更好地服务患者。”不断学习成为他终身习惯。在许学受九十寿辰上,他的子女集体创作了一首《献给父亲的诗》,诗中这样写道:我们又看到了年轻时的父亲/中年时的父亲/今天的父亲/他在伏案写稿……在浩瀚的知识海洋里/父亲的读书、写作/已经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在基础研究方面,无论遇到什么新的课题、新的观点,许学受总习惯性地要弄个究竟。病房里的疑难杂症弄不明白的时候他都坚持到图书馆查资料,力争弄个清楚。坚持不懈的学习,使许学受始终掌握着结核病研究的最前沿知识
    ——1953年至1954年间,雷米封已问世,对肺结核球的治疗,除了手术几乎没有别的方法,许多患者只能眼睁睁地让病情恶化下去,甚至死亡。许学受根据自己的探索和研究,采用异加对氨基水杨酸进行治疗,使结核球慢慢吸收。这一成果在杂志上发表后,使学术界的传统思维受到了很大的冲击。临床应用收到良好的效果,一批批濒临绝境的患者因此而枯木逢春,重获新生。
——为了让普通患者用上价格低的疗效药,许学受做出了不懈努力。当得知结核病特效药Diphasic效果好,但是因为是进口药价格昂贵,普通患者根本负担不起时,他非常着急,每时每刻都想着把这种药引进中国,并让这种药就地取材,使成本大大降低,让普通患者都能用上。功夫不负有心人,价格低廉切疗效显著的Dipasic终于在中国生产和销售了。
在大量的临床实践中,许学受的医术越来越精湛,许学受说:“肺结核是一个慢性病,要治好需要几个月到1-2年不等的,需要综合治疗,‘有防有治'是很重要的。”解放前,我国对肺病患者中肺部有空洞者,曾采取过打空气针方法。打空气针有气胸和气腹两种,多数医生采取气胸但效果不好而且往往引起胸膜腔积水。许学受经过谨慎比较,气腹效果大大优于气胸。几年下来,经许学受治疗的人工气腹病人达360多例,都有较好的疗效,老师吴绍青教授听到后很高兴,说“你才去几年啊,治愈出这么多的病例。值得向你学习。”
  纸笔碰撞开一条路
 许学受写了厚厚的一堆书,百余篇的文章,刊登在各科杂志上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为了培养更多的专科人才,在教科书匮乏的年代,他将自己所学所讲印成讲义,作为教材培养学生及临床医生,这些珍贵的资料后来经过多年的沉淀和整理,出版了《临床肺科手册》、《临床肺科读片》、《肺结核病》等教材和科普读物,在医学界都颇具影响。
 1960年,根据多年的研究和临床实践,许学受写出了《肺科临床手册》,以传播自己多年防治肺病的技术和经验。《临床肺科手册》从1960年初版到现今已先后5次再版,其中第3版的修改工作是在文革下放艰苦的环境下完成的。《临床肺科手册》成为肺科临床医师的必读书,一书在手,“如良师在侧,瑰宝在怀”。吴绍青教授曾给予高度评价:“这本书内容丰富,是一部很好的启动性肺科教材,是培养医学生和青年医生的一种独创性教材。”钟南山院士曾对他说:他年轻时,看门诊常把手册带在身旁,边学习边看病。《肺科临床手册》真好,真实用。
    读片,俗称看胸片,这是肺科医生的基本功,也是诊断疾病的重要一环。读片之中,大有学问。因为典型的疾病形态比较好掌握,而对一些特殊的病例,往往难以判断,在长期的临床实践中,许学受看片已达化境,通过片子,他能看出男女、年龄以及病症,并作出准确的判断。为了让更多的专业医师掌握看片技巧,减少误诊,许学受在继《临床肺科手册》之后,又呕心沥血撰写了《肺科临床读片》,上下册由易到难,临床医生很实用填补了肺科读片方面的空白。
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初,许学受发现中国人的支气管粘膜与外国人有很大的不同,外国的研究成果有的对中国人并不完全相同。为了研究这个问题,他有很多病人必须做气管镜的,就开始着手绘制一套有关中国人的支气管各种病变的图谱。这项工作细致繁琐艰苦。首先用气管镜观察(必须跪着进行),然后再根据肺部形态进行描绘,一幅图需绘一至两个月。到文革开始前夕,已绘制了近二百张图谱,上百种病变。当时上海、北京出版社闻讯来信,要求出版,行家们认为,这本书如果出版,将会成为传世名著。但许学受觉得还不够完善,没有同意马上出版。他万万没有想到,在文革期间,他多年来精细绘制的图谱,被毁于一旦,是老人一生中最痛心的事,也是肺科科研、教学无法挽回的重大损失。
创建《临床肺科杂志》                   
呼吸系统疾病是常见病、多发病,危害性越来越受到重视,据资料统计,我国肺部恶性肿瘤的发病率是全身肿瘤的第一位,结核病发病率是传染病的第二位,各种呼吸道感染和肺炎的死亡率是老年人和婴幼儿的高峰。哮喘的发病率也特高。因此大量的临床经验和科研成果,诊断的新技术,治疗的新方法,迫切需要交流和推广。在这样迫切需要的形式下,1996年许学受创办了《临床肺科杂志》,兼任主编。这是以临床为主的专科杂志,是全国呼吸系统各级医生学习交流的好园地。获国际国内双刊号,并是中国科技核心期刊,临床肺科杂志已创办了十七年,得到广大读者的热爱,荣获安徽省优秀期刊三等奖和优秀期刊奖,作为主编的许学受也荣获华东地区优秀工作者称号。
  
     人生的精彩在于孜孜不倦的追求,而在追求的过程中,我们需要榜样作为前进的动力和精神的支持。现今,已过耄耋的许学受仍笔耕不缀,把理念、把想法、把应该说的话,迤逦穿行文字中,让它流畅,让它传播。读许学受的作品,获得的不仅仅是非凡的审美感受。从中能明白,他一生的时间用在了何处。他握着的那支笔,流淌着对科学、对医学的不断追求,从讲座,学术报告,到杂志社的审稿,那也是一把政坛上的利剑,锋芒直指社会的弊端,从“看病难、看病贵”到体制改革、文化教育、医疗卫生,无所不在。(执笔人:刘秋华)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下一篇: 刘春生:医德高尚 毕生奉献
上一篇: 孙桂华:遍撒福音施仁术 情牵杏林育良医

Copyright © 2013 www.ayfy.com 版权所有 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地址:合肥市绩溪路218号  邮编:230022  电话:(0551)62922114  传真:(0551)63633742     皖ICP备11004440号  全程网络支持:安徽炎黄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当前在线人数: 位